一位全国人大代表退职后的新作为——记如东县城中街道老干部党总支第一支部书记 张松林

他,在职时任过乡团委书记、垦牧场场长、兽医站站长、副镇(乡)长,获得过江苏省劳动模范、省优秀共产党员、全国新长征突击手等殊荣;

他,在岗时当选过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八届江苏省人大代表;

他,退职后,继续当好志愿服务者,坚持为新如东城乡建设燃烧自我,发光发热!

他就是如东县城中街道老干部党总支第一支部书记,张松林。

担好“老协调”,再创新业绩

今年已过花甲之年的张松林,从事农村基层工作几十年,有着丰富的做好群众工作的经验和方法。2007年,他从副科职干部退居二线后,所在区镇、街道遇到一些困事、难事、棘手事,领导依然会第一时间想他,因为他在领导和同事心中号称是解决基层难题的“老协调”。

2020年1月2日,城中街道从原来的如东高新区分设出来,实行实体化运行。年初街道人代会上,新建城中街道综合文化中心被人大代表、议政员票决选为10件民生实事项目之首。由于新建综合文化中心建设涉及党务、社区、民政、文化等7个部门,加之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5个多月时间过去了,综合文化中心工程建设依然未曾有实质化进展。6月中旬,街道人大工委主任陈红芳找到张松林:“张老镇长啊,经街道党工委研究,拟返聘你为街道顾问,主要牵头协调年初的几个重点民生实事项目建设推进。”“这不行,我不同意接受街道的返聘。聘用我,街道是要发我工资报酬的,我是退休干部,老人大代表,我不需要。”张松林谢绝了领导的好意,但他表示:虽然不接受返聘,但作为曾经的人大代表,现在的城中街道老干部第一支部书记、老年协会分会长、老区扶贫促进开发协会城中分会分会长,依然可以为街道的经济发展、城市建设、文明创建、征地拆迁等帮帮忙、助助力,发挥余热。“我依然可以作为一名志愿者,为如东的社会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张松林如是说。见张松林态度十分坚决,街道领导只能尊重老张的选择。接受任务后,张松林先是找到综合文化中心建设涉及的7个部门的单位负责人了解情况,在认真听取和征求各方意见建议的基础上,连夜起草文件纪要,明确各部门当下分头要做的工作,并建议由街道工委主任牵头召开多部门负责人联合协调会,加以明确项目的落实和推进。经过老张10多天跑上跑下、帮助协调,综合文化中心项目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了招投标程序。8月中旬,中标单位就已进场施工。更值得一提的是,经过老张通过审阅图纸、比对资料、逐类逐项下浮调整,使该工程建设预标标价从原先的580万元调至501万元,最终确定工程施工下浮价为372万元,比预算价减少了208万元。

丁杨村骨灰堂建设项目是城中街道2020年为民办的又一件民生实事。该项目工程土建总造价为800万元,征用土地26.5亩,其中一期建筑面积1912平方米,前期建成后可容纳骨灰盒7392位,全面竣工后可容纳骨灰盒1.6万个。街道原本将此事安排民政助理具体负责。在人力有限、时间紧迫的情况下,街道领导又把这件棘手的事情交给张松林牵头协调落实。老张二话没说,愉快接受。“我曾是一名人大代表,不怕做事担责,既然领导信得过我,将此项任务交给我,我决不会辜负党和政府的希望,会全力以赴作出新成绩。”老张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连日来,他冒着高温,顶着烈日,加班加点工作,经过20多天的艰苦努力,丁杨村骨灰堂建设项目设计方案很快出炉,并充分听取县、街道、村及附近老百姓意见建议,目前该项目已进入审批程序,工程很快启动。街道一位工作人员这样评价张松林:“张老为民为公的精神,雷厉风行的作风,是我们年轻一辈学习的榜样和奋斗的目标!”

当好“老娘舅”,致力新作为

有人说,全国人大代表张松林是当地调解群众矛盾的“老娘舅”。这话一点不假。诚然,在现实生活中,老百姓有困难,只要找到张代表,老张总是乐此不疲地跑前跑后,绝不让群众的利益蒙受损失。

退职倒数第二年的春节前夕,街道辖区几家开发企业与建筑企业发生结算纠纷。其中一家施工队负责人带领30多名农民工围住了某开发商售楼中心,从上午一直到晚上九点多钟都没让开发商吃饭。如果不妥善处理好矛盾纠纷,让事态发展下去,极有可能发生严重的群访事件或安全事故。接到电话后,张松林连忙赶到现场。此时乱哄哄的现场,见街道只来了一名不起眼的老头,双方都有些泄气。“你能不能解决问题?你说了算不算?”一些人带着怀疑和情绪责问。“要不要请求公安支持,以免发生意外。”私下有人这样提醒张松林。“农民工又不是我们的敌人,他们只是想拿回自己应得的工资。跟他们说明白,帮他们解决问题才是正道。”张松林这样心平气和解答。“开发商欠施工单位近600万元的建筑工程款,开发企业一时又拿不出来,怎么办?”现场又有人刁难张松林。“再难也一定要想方设法让农民工拿到工资,我可以用我人大代表的名誉作担保!”张松林了解到,开发企业在住建部门有300多万元押金和农民工保障金,可以预先支取出来解一下燃眉之急,开发商再凑一下,拿一、二百万元不成问题。“大家不要急,两天内你们一定可以拿到钱,让你们回家安心过年。”张松林的一席暖言,将情绪激动的民工们一一安稳下来。大家见张松林说得诚恳实在,本来准备大闹一场的农民工们便纷纷离去。紧接着,张松林又马不停蹄,赶到县住建局与领导协商,说明利害关系。得到县住建部门的支持后,张松林又向街道辖区几家企业打招呼,以一名全国人大代表的信用做担保,向其又借了150万元,及时交到了农民工手上。一场即将爆发的纠纷就这样化解了。这事让开发商感动不已。是年春节,开发商非要给张松林送钱送卡,表示一下感激之情,却被张松林拒绝了。后来开发商发现张松林有抽烟的习惯,又悄悄地塞给张松林几条好烟,张松林发现后,立即交给了纪工委处理。

做好“守门人”,展现新风采

这些年,全国上下的建设工程全部实行招投标。但有些施工单位为了揩国家的油,围标的事常有发生。对此,张松林和同事们说得最多的话是“我们可能没有办法去控制围标,但我们可以有办法控制价格,我要当好街道项目建设的守门人。”几年前,如东县城昆仑山路路灯投标预算送到他手边,40杆路灯预标造价36万元。按理说,这个造价也可以接受,可张松林对照汽车城项目路灯的招标预算发现,该项目139根路灯,其中8米高120根,10米高19根,臂杆长1.2米,包含控制箱在内,中标价120万元,平均每根8000元左右。有了这一标尺或参考,张松林提出,昆仑山路的路灯杆高12米,臂长1.5米,加420米电缆线和控制箱,总造价应控制在30万元以内,并且要求具有生产电器资质的生产厂家才能参与投标。这样,被老张一下子压低了6万元。

县汽车城项目内一条道路结算时,上报的土方量与张松林掌握的数据出入较大。“难道是自己勘察有误?这里肯定有猫腻!”张松林与纪工委的同志一道赶到工地,对道路土方重新丈量,发现施工方将从道路两侧取的土算作了商品土,商品土的价格是现场取土的4倍,施工方企图投机取巧。张松林向纪工委建议,现场取土的土方不予确认,同时,还必须将这批土方回填,这样一来,一下子核减了100多万元土方款。施工方急了,隔三岔五打电话给张松林甚至吓唬,一些朋友也私下打电话叫老张手下留情,睁只眼闭只眼算了,他就不信这一套,钉是钉,铆是铆。事后一些想占国家便宜的人说他是“铁包公”。这些年,小到几万元,大到上百万元,每一个项目,张松林都想方设法从“鸡蛋”里挑出“骨头”来,千方百计从源头为政府减少不必要的支出。据统计,退休5年来,通过严格管控,张松林为所在单位节约工程费用超过6000多万元。这6000多万元看上去数据不大,但对财政并不宽裕的地方街道财政而言,却是一笔不小的数字,更是张松林作为一名退职全国人大代表为如东经济社会发展做出的新作为和新风采!